• 長春市南關區琿春街7號
  • 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www.qwninu.live
  • 13943031109

您當前位置:首 頁 > 新聞中心

森林公園個性雕塑刷爆朋友圈 城市雕塑能否再“任性”
 雙擊自動滾屏 發布時間:2015-7-15 閱讀:1539次 【字體:較大 較小

泉城路芙蓉街口的雕像《老殘聽曲》

不久前,一篇名為《濟南最藝術的公園非她莫屬》的文章刷爆微信朋友圈,文中曬出的多張創意雕塑照片引發市民感慨:“原來咱濟南有這么多充滿藝術感的雕塑”。

對一座城市而言,矗立在城市街道邊、公園里的雕塑被稱為她的“眼睛”,人們從這雙“眼睛”中可以看到城市的靈魂,看到城市特的文化內涵。縱觀濟南,近些年濟南城市雕塑悄然增多。不過,業內人士和市民紛紛表示,這些城市雕塑往往太中規中矩,在“萌文化”盛行的時代,城市雕塑是不是也可以再“任性”些?“一座雕塑園”刷爆朋友圈。

“眼下咱濟南城不僅越來越干凈,還越來越有藝術氣息。”看到《濟南最藝術的公園非她莫屬》這篇文章,市民劉女士感慨萬千。實際上,這座“濟南最藝術的公園”正是位于城市西部的森林公園。

昨日,記者來到濟南森林公園,從正南門進入,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組名為《玫瑰花語》的雕塑,10多株挺立盛開的玫瑰組成一片不銹鋼“玫瑰林”。散步林中,仿若花瓣雨“飄落”,一種浪漫氣息撲面而來。

再往里走,便正式進入雕塑園。美國紐約州立學院教授、學院派雕塑家奧伯的作品《無題》立在高高的臺階上,它由一只手和鳥組成,手代表人類,結合了中國傳統手相學中的“智慧”“仁壽”及“幸福圓滿的婚姻線”進行精致雕刻,鳥代表萬物生靈,整組雕塑則寓意人與自然之間和諧相生。

此外,還有《圓·融》《生命從這里開始》《嫁接NO.1》《潤》《普羅米修斯》等由中外名家創作的20余組充滿個性的雕塑自然地散落園中,它們或寫實或抽象,與公園中的湖、河、樹木、草地完美融合,無拘無束、肆意“生長”。比如,一組名為《湖光山色》的雕塑立于湖畔,雖然從外觀看只是一大塊外表有紋路的石頭,但仔細觀察便發現,它再現了濟南的“佛山倒影”和“一城山色半城湖”的詩意氣象。森林公園相關工作人員介紹:“這組雕塑通過虛與實的空間對照、粗獷與細膩的材質對照,展示了濟南的大氣與優雅,質樸與靈動。”

上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雕塑園內共有21組雕塑,當年與整個森林公園同步建設。在建設過程中,它們打破了原來規劃的一些界限,把雕塑園和整個園林進行了有機融合,雕塑也以一種自然、隨意的狀態散布在各種植物之間,讓游人進入公園后,不僅能在綠色中欣賞到自然風光,還能領略到雕塑的文化內涵。

濟南城市雕塑被指“多寫實,少創意”

實際上,除了森林公園,以及人們熟知的《泉標》及各類紀念雕塑外,近些年在大明湖、護城河、大學校園也悄然增加了不少各具形象的雕塑。

比如,大明湖公園新建成區域開放時,十組新主題雕塑隨之引入,包括《辛棄疾》《劉鶚》《王士禎》《老舍》等為與明湖文化相關的歷史名人雕塑;《吹糖人》《抽陀螺》《磕拐》《下棋》等民俗類雕塑及《釣魚》《現代活動——輪滑》等展現市民休閑活動的雕塑。2010年底,百花公園則呈現了《花神》《稚子問孝》《噓!聽……》等6組展現孝文化和童趣的雕塑等。此外,還有東護城河的張含英紀念雕塑、西客站禮樂廣場的部分雕塑等相繼建成。

不過,對于濟南城市雕塑的現狀,曾創作過威海劉公島甲午海戰紀念館主體雕塑及序廳人物雕塑、泉城路《老殘聽曲》等著名作品的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教授李友生也有著深深的擔憂。他表示:“一方面,盡管近些年濟南城市雕塑增加了一些,但數量還是比較少,與濟南歷史文化名城的地位十分不相符。”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表示,“上海有5000余座城市雕塑,濟南只有兩三百座,甚至跟省內的青島、煙臺都沒辦法比。”

“另一方面,濟南早期的雕塑大多是偉大歷史人物或重大歷史題材的紀念性雕塑,如山師校園的毛澤東雕塑、英雄山廣場上的騎士雕塑等。后來有了《泉標》《老殘聽曲》等現代雕塑,但也多以展現民俗和故事的寫實性雕塑,缺少藝術創意。”李友生說,這與濟南保守的文化觀念有關,“在一定程度上也與相關決策者的喜好有關”。

“濟南的街頭雕塑不少,但能讓人記住的、真正的藝術品少之又少。”上述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這是國內大多數城市的通病——城市雕塑只是一個標志,而不是一件藝術品。分析原因,他表示,造成這種現象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理念差異,文化這一特殊的“城市形態”還沒有納入考量城市建設的范疇,大多數城市在建設時只注重了建筑的功能性、實用性,而忽視其適宜性和藝術性。

專家呼吁城市雕塑再“任性”些

李友生說,城市雕塑可謂城市之魂的象征,一座好的城市雕塑往往是一個城市氣質與內涵的點睛之筆。美化環境只是其最淺層的功用,它所蘊含的人文價值才是其最珍貴之處,“雕塑應該是有精神的,應該是有文化積淀和內涵的作品”。

對于濟南該如何發展城市雕塑,李友生建議,城市雕塑建設應該納入城市整體規劃,“根據每個片區不同的地理環境和人文歷史,規劃建設不同的城市雕塑,同時不同類別的雕塑,如傳統與現代、抽象與寫實都應有一定比例。”上述業內人士還表示,城市雕塑的建設也應該充分尊重市民的意見。

此外,眼下文化創意越來越發達,“萌文化”橫行,濟南是否需要這樣的創意?對此,李友生說:“濟南太需要,文化應該跟上時代的步伐,城市雕塑也應該考慮滿足年輕人的口味”。

2014年,在濟南泉城路附近,兩個酷似“裸佛”的胖子爬上屋頂,引發很多市民關注,但沒過幾天便被相關部門拆除。提及此事,李友生略感惋惜。山東清尚雕塑藝術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在金也一樣惋惜,他說:“在北京的798、上海的石庫門,令人驚嘆的雕塑、建筑比比皆是,每天都會吸引大量游人,它們不僅成為城市特色,還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消費,兩全其美。實際上,濟南很需要這樣的創意雕塑,一座城市在發展中應該對文化創意更加包容,為其提供更多開放空間,濟南的城市雕塑應該更加‘任性’些。” 

 
版權所有:長春一森雕塑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長春至頂科技 ICP備11004514號-1        地 址:長春市南關區琿春街7號
本站關鍵詞:長春雕塑|長春玻璃鋼雕塑|長春石材雕塑|長春仿生雕塑|長春不銹鋼雕塑|長春鑄銅雕塑|吉林雕塑|吉林雕塑公司|長春雕塑設計|長春園林雕塑|長春景觀雕塑|長春雕塑公司
技術支持:長春至頂互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G3云推廣
通比牛牛棋牌游戏